循子mol

bgm——天梯-C AllStar(部分场景由小关代替)


他们都是勇敢的人

他们都是照进对方黑暗中的光

【局路】负罪

负罪


    谁也没有真正数过相恋的日子,只知道差不多过了五个月一百多天。时间步伐不稳地在地球自转太阳起落里走过去,水一样平淡。路人摊在阶梯教室的椅子上只转两颗橙红的瞳,盯了会黑板上杂乱无章的英文字母,终究还是不自主停在窗边一抹玫红处迟迟不走。


    是大脑在控制我。他仍不妥协地想。狗一样的。


    他对自己咒骂得越狠,偏偏越不舍移开目光。他的恋人咬着笔头对着一页密密麻麻跳舞的字母面露难色,折腾几分钟后最终投降。局长随手将笔扔在桌上随一口长气而出靠着椅背放松绷了不短时间的背。初春的阳光细细密密地洒在发上,玫红碎光不断刺痛路人移不开的瞳。


    噢好傻呀。他嘟囔一句,无意识用了恋人的口吻。


    局长在狮子和白鼠面前坦然道是自己先表的白,面露自豪之色,倒让路人先红了脸。可他私下知道局长家里毕竟保守,不停给局长安排相亲对象的局母更是极力反对儿子一切情感想法分支。顶着这样大的压力,局长还是在路人身边笑得一脸温柔,异色瞳里无底的谭几乎将他溺死。


    我去约会。局长说着这样半真半假的话瞒过父母亲朋的眼跑去路人家。路人是个爱吃醋的家伙,掰着手指头数班级里谁谁谁给局长买过饭,谁谁谁又让局长帮忙讲题。那人安静地笑着听完,伸出漂亮的手指力道不轻地扯扯醋坛子圆圆的脸说,我的头发只让你碰,别人不行的。


    路人停止回想,起身走到局长旁边,腿却笨拙地撞到桌腿,响声在空无一人的阶梯教室瞬间扩大到刺耳。


    但他无视这疼痛,在恋人平淡的目光中强装镇定地坐下。


    疼吗。局长开口,却是只开了口。


    不疼不疼。路人的笑像是听到顶好的消息。橙红的瞳忽地燃起一片光一把火,他笑弯了眼看过去,看到恋人一丝玫红的发贴上眼角。他将手伸过去欲摘走那丝碍人的发。


    局长下意识地向后一躲。


    他的手霎时僵在空气中。


    你头发粘在上面了。路人手指对方眼角,面无表情。

    谁也没有真正了解过这段关系什么时候开始仅是流于表面,双方都心照不宣地维持着亲密关系。一人半信半疑地试探真心,另一人心口不一地说着同于以往的情话。


    可怜。


    路人向前走了几步,竟回头看最后一眼。局长仍盯窗外,不动声色。橙红的瞳终于熄了最后一点火光。


    对方眼中藏着什么他从来都不懂。